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隐秘的疼痛七首

来源:潍坊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爱情语录
【渔舟】隐秘的疼痛(诗歌七首) 1、隐秘的疼痛
  
   从一口浓痰的阻梗,枯叶、海岸、岩石
   被人类一一驱赶,生命一直虚张声势地遮掩
   与日俱增的疼痛
  
   打开自己,植入无常,对着消亡付之微笑
   泥土的底片被自然一再冲洗
   荆棘鸟自由地飞翔,直到一根刺
   终结生命。开始之后,结局之前
   多了一段明亮的曾经
  
   我常咬舌自医,在病中
   积累虚弱,然后抵达隐秘的疼痛
   心甘情愿地居于茂盛的大雪
   “如果我选择漂泊,我绝不会以一个失败者的形象站立在故乡面前”
  
   “这是一个需要意义才能撑起的世界”
   掷地有声,即使皈依宿命
   时光之外,我是尘世苍茫之子,我是
   音乐与文学之残稿,我是
   蜇伏舌尖的一株困厄之草
   一罐汤药,千年烹煮,炮制出一味
   自愈的神方。渔火反复出席
   天,亮了
  
   2、大雪穿过故乡
  
   孤舟。寒江。雪。独钓
  
   所有的白屋子,藏不住遥远的归来
   雪花蜗居在人间,荒草凌乱
   虚构一盏灯,从此不再背井离乡
   填满余生的空荡,流放寂寞的情节
  
   我一直介意,我非男儿
   含着一根烟在午夜的街头明灭
   没有一种合适的空旷,安放我
   浩荡的足音。此时
  
   “无法叙述一场雪”,轮回的
   指弹,在半阙琵琶语里
   盛大追随。给我一个粉身碎骨的结局
   “波澜不惊的黑暗”,一夕一夕
   抵达一棵树的高度。成玦的月呀
   只等大雪穿过故乡
   撑到最后
  
   垂坐于斯。皱纹与老去的声音
   扣开风雪夜的门环
  
   3、夜雨潇潇
  
   荒凉倾斜着角度。雨打芭蕉
   深陷绝壁,以黑暗为引
   将往事交付光阴
  
   雨,一再地落下
   难以名状的饥渴被夜吞咽
   “我在雨声中,去寻找永恒的诗境”
   同情黯然神伤。漂泊比青灯黄卷更寂静
  
   一只鼹鼠,长梦黄石专门的癫痫医院不醒
   苍凉逼仄着人间,灯火通明
   我的心辽阔无垠。我的行走无功而返。我的缄默
   孤独绽放
  
   以雨的方式,缄封苍白
   巴山,吻过今夜,吻过人间
   流年不提。我只是西窗的路人
  
   4、如果流水有期
  
   青春将暮。柳约并不适合谈论这个话题
   心,被一席天地对饮碰撞
   青春,仍在一个相对的空间停留
   爱情,永在一处烟波流浪
  
   篝火如蛇,顾影自怜的书生
   适合风雪加身,适合暗香寻梅
   适合眺望
   夜深时,桌几上的一杯淡酒
  
   青春,烙印走过的遗憾
   天真的心灵,一再浸泡
   “不造华屋,心中自有天下”
   “借此火得以永生”
  
   鲜衣怒马的柳约,隔着云端
   无法界定故乡火车的归途
   梦的围墙,一意孤行地维护他的渴望
   他的憧憬,他的苦楚
  
   谁能穿墙而入?翻遍先哲的行囊
   他的国度,拥起费尔巴哈式的寂寞
   艾略特笔下的荒原,杜拉斯沉迷的情人
   “在黎明深处醒来,紧紧拥抱着疼痛的理想”
  
   天空不死。流水有期。
   北风在今夜洞开一扇窗
   他是临窗遥望的清客
  
   5、行到水穷处
  
   一苇渡江。面壁七年。清欢打马而过
   岁月的酒碗酩酊大醉,浮生的翅膀
   扯起九万里的旌旗。爱情竟是这般浩荡
  
   跌入十里桃花,炮制半江渔火的药方
   是雪太沉,太密,埋葬我深入骨髓的病理
   思念从此无药可医
   长调泠泠,短腔茫茫,当归、当归啊
   “十里西安小儿良性癫痫会治愈吗平湖霜满天”,“只羡鸳鸯不羡仙”
  
   过尽千帆,是劫是缘
   暮色穿行亘古的怀念。再不提及
   雁又归时,云中锦书的片段
   “一直等下去,就拥有了无限的保质期”
  
   回流过客的情节。眼睁睁的今生来世
   千疮百孔,更行更远,还生
   “行到水穷处,不见那水,不见那穷”
   行走推杯换盏,见性明心
  
   6、有暗香盈袖
  
   叶子会死去。就像星星的殒落,人的消逝
   “落便落了”。可我不能
   不能因此而叛离延展在生死之间的生活
  
   喧闹与轰鸣的人间,无法瞻仰一朵桂花的平凡
   即使涨满秋池。即使落笔水墨。即使
   剪下时光,巴山夜语
  
   善良日渐羸弱,打开抽屉,爱情
   “从一个白日的梦中醒来”,迟来的
   也许别样的好,就像晚开的一粒粒桂花
  
   思念的袖口,“一种幽香,几处相宜”
   在时间的眼里,我与桂花
   岁月静好。只一寸寸洒下来
   月明吻着露冷
  
   7、在白昼的边缘
  
   迷茫,从天而降
   兀自隐入宿命,彻底凋零
   所有锋芒毕露的物质,终会引咎一场雷霆
   繁华错落,浮生借着白昼的花事
   目送行走的孤单
  
   我的光阴,闯入无所适从
   喧哗戛然而止,月色再次复古
   千年前的“对影成三人”
   握住期待通感的手,泪流满面
   心只是一个象征,失落早以攻城掠地
   “人可以游移不定,但必须醒着”
  
   一切刚刚好。时间深处
   往事一直不曾谢幕
   在人间,扬起尘埃的不仅仅有风
   还有裹挟暗疾的闹剧
  
   谁关心一只蟑螂的命运?夹在众生两指间的烟蒂
   被城市忽略,近似从天桥上纵身一跃的讨薪者
   目光伸长,拍摄地铁站里流浪的叹息
   还有,来不及掩埋的落魄与惆怅
  
   “陕西治癫痫较好的医院是哪家诗人在角落里,细细地正为他们描象”
   跪拜者,萧条地垂落生活的更低处
   我一贫如洗。我身无分文。我
   一无所有
   伤痕的词根,沿着河流的维度
   放歌江湖。从没有一种身份
   可以穿透灵魂的孤独
上一篇:游一掠秀色
下一篇:那双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