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在一座城的脉管里呼吸组章

来源:潍坊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都市言情
在一座城的脉管里呼吸
  
   点燃一支烟吧!
   点燃我种植的夜。
   忽明忽暗的烟点——一个小偷藏在黑暗里的眼睛。贼光闪闪。
   要偷,就偷走我的忧愁吧;要窃,就窃走我的疾病吧。
  
   楼梯口的声控灯,被突然其来的火车的笛声,惊醒,像个逃犯,四处逃窜。
   我的身影被撞弯在墙上,与三维空间纠缠在一起。
   我在猜测,它有没有做好深呼吸以及表白的准备。
  
   呼吸,像鱼一样,在这座城的脉管里用腮呼,吸。过滤风中的霾,过滤雨中的刺,过滤人心的冷,还自己一个真相大白的,肉体。
  
   这座江南的城啊,我该用怎样的词语,才能把你劫持到我的诗句?
   哪怕悲伤的停顿。
  
   我的目光逼停了一只飞翔的鸟
  
   野蛮。名词或者动词,我能想象它背后隐藏的暴力。
   对白,谎言,替代不了偷袭的利箭。该有的一劫,怎么把自己瘦成一条线,也逃脱不了被命中的可能。
   世界这么小,杀戮那么大。一边在破解生命的密码,长生不老;一边又在歌唱死亡,饮血如兽。
  
   假如,所有都退回重生的子宫,结局会怎样?
   女娲在水边忘记了用水,清洗泥做的心脏。
  
   第一个恶人肯定是那个叫荀子的老头,人之初,性本恶。
   而我就是第二个,像个刽子手。
   我的目光逼停了一只飞翔的鸟,恨不能灵魂互换,逃出升天。
  
   一座铁塔比我高很多
  
   当城市的大钟敲落太阳的时候,我像鸟一样衔着自己往家赶。
   身后,一口偌大的铁锅自天边倒扣而来。
  
   一座铁塔,在我经过的路上以巍峨的冷向我逼来。
   十米,二十米。我的猜测沿北京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好着它的脊梁往上爬。
   高,比我高出整整三十年的海拔。稳,粗大的手牢牢抓住大地的肋骨,就抓住了生活的重心。
  
   我多想拥有铁塔般的腿,一步,岁月之外,苍老永远在我的额头褶皱不起海浪。
   一步,权力之巅,世界在我的手武汉正规癫痫医院是哪家中颤抖。一步,金山之中,通鬼勾神。
   但铁塔就像一个感叹号,在我的心里打出沉默的叹息:
   理想主义者的悲哀在于
   离地太远!
  
   我猛然惊醒。
   一座铁塔确实比许昌癫痫病研究中心我高很多。
  
  
上一篇:重心
下一篇:雀巢在的春天里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