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送你一束蓝莲花

来源:潍坊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经典语录

已是万籁俱寂的深夜,窗外不时传来的阵阵雨声,刚刚冲破这夜的沉寂。这是一场迟来的夏雨,它的到来总算驱散了多日难耐的燥热,就着这丝丝清凉,人们已惬意地酣然入梦了。

  昏黄中,我看到墙上的挂钟时针已指向了零点,躺在宽敞舒适的大床上,我仍翻来覆去,睡意了无。我知道,自看望弟弟回来的半月内,记不清这是我渡过的第几个不眠之夜了。不觉间,我的思绪犹如脱缰之骥,又飞驰到了数百里之外的泰山脚下。在泰安隶属医院那间暗淡的病房里,我理解又看到了弟弟那张因伤疼而扭曲的脸,理解又听到了弟弟那疾苦无力的呻吟声,他那缠满绷带、渗滴着血水的双脚,理解又在我的面前摇来晃去……陡然,我那颗整日悬着的心又鼠噬猫咬般地疼痛起来!尽量弟弟受伤只有短短数日,但我仿佛感受走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那是几天前的一个薄暮,我方才回到办公室尚未坐定,桌上便响起一阵逆耳刺耳的电话铃声。一看是弟弟打来的,我便魂不守舍地摸起发话器。“大爷,我爸失事了……”电话那端传来侄儿的哽噎声,听罢我立时懵住了。我屏住呼吸,极力舒缓着狂跳不已的心,故作镇定却又急不行待地抚慰追问着侄儿。从侄儿的诉说中得知,弟弟他们爷儿俩在泰安一大型钢材市场装货时,钢丝绳溘然崩断,六吨多重的H型钢重重地砸在了弟弟脚后跟上,已往了足足几十分钟,弟弟才被拖出送往医院。撂下电话,我心无旁骛,恨不得立马赶到弟弟身边探个毕竟。无奈,天色逾晚,路途遥远,我只能耐着性子盼翌晨。呆坐在办公室里,我大脑一片空缺,任由泪水横流……

  爹娘共生了六个孩子,在我们姊妹六人中,弟弟排老五我排老四,我比弟弟大整整五岁。生我时爹娘已年届不惑,生弟弟时爹娘算是老来得子。在我的影象里,弟弟留给我的多是些儿时破碎零散的片段。上世纪八十年月初期,从小就不循分的我高中一结业,便掉臂奶奶和爹娘的再三阻拦,硬是绝不迟疑地参了军。当时,弟弟只有13岁。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这两句古诗恰能表达我的心境。在24年漫长的军旅岁月里,历经部队这所大熔炉的煅造锻炼,我一步步成熟生长起来,从普通士兵直至提升到团职军官。我是爹娘自满的儿子,弟弟也自然以我为荣。每次回家省亲,弟弟就与我形影不离,像尾巴一样我走到那他就跟到那,直到本日我们虽人到中年、为人夫父,他依然秉性难移。我和弟弟从小到大,谁也没有挨过爹娘的吵架,也许是受爹娘的影响,我和弟弟自然也没有红过脸争吵过。

  记得我从军不久,弟妹不实在忍心再让上了年龄的爹娘扶养上学,就执意地双双辍学。为了生计,年幼的弟弟开始踏上了漫漫的讨活路。他究竟年龄尚小,又身体瘦弱,干不了家里的重活累活,就下地拾拾柴割割草,有时走街串巷捡拾一些玻璃瓷片,有时去出窑的石灰堆里捡拾一些没有烧透的煤核。待捡拾的对象积攒多了,弟弟就拿去换些油盐钱。那些年里,弟弟整日肩不离提篮手不离爪钩,这两件物什则成了弟弟身边的独一亲密同伴。跟着弟弟一每天长大,爹娘见他整天灰头土脸像个托钵人,便皱起了眉头:“老二这样下去咋寻个媳妇,咱得让他有个饭碗!”爹娘一磋商,咬咬牙把家里仅存的几百元钱拿出来,把弟弟送到黄河劈面的一所汽车驾校。弟弟算是与开车结下了不解之缘,打那今后就干起了货车司机的谋生,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这些年里,弟弟一直给别人开大货车跑山西、河北运煤炭。为躲避交警多拉快跑,弟弟多是开车夜行。说实在的,弟弟的春夏秋冬多是在途中渡过的。长年无纪律糊口,弟弟看上去比同龄人显得苍老,发须斑白,满脸沟壑,我和弟弟走在一起,许多人会误认我为弟弟。那年冬天,弟弟去山西运煤,不幸被狂风雪围困在山道上。啼饥号寒中弟弟饱受摧残,若不是内地当局救济,他就小命难保。十几天后弟弟有气无力地返回家中,看着蔫儿八几连话都说不成绺的弟弟,爹娘哭得像个泪人。其实弟弟吃的苦受的罪还不必说,他途中被抢劫的歹徒刺伤过,骑摩托车因天黑路滑摔伤过,在交通变乱中擦伤过……弟弟所受的这些惊吓、委屈,至今想来还心有余悸。也正是靠着弟弟的苦苦打拚,再加上弟妇治家有方,家里盖起了宽敞豁亮的新房,买了轿车拖拉机,还在县城买了一套上百平米楼房。看着从小受苦受穷的弟弟,过上了好日子,我这做哥哥的也感想脸上有光,心里乐开了花。如今,侄儿已长大成人到了婚娶的年数,为多积攒点家底,弟弟伉俪俩一合计,抉择本身买车跑运输。于是,新年一开春,他们终于如愿以偿。谁知,他们方才跑了三四个月,就祸从天降……翌日天刚一放亮,我便驱车三个多小时赶到了弟弟地址的医院。

  在临窗的一张病床上,我寻到了方才做完手术的弟弟。我猛地扑已往俯身把弟弟揽在怀里,我一手轻轻抚摸着他的额头,一手牢牢握住他那满是污垢粗拙干裂的手。兄弟俩四目相望,却无言以对。弟弟孩子似的呜洇不止,我却抑止不住地潸然泪下。真乃“兄弟十指连心,手足情深似海”。难怪,当年苏老汉子在狱中写下如此绝命诗,“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因”,这令人动容的千古绝句,直到本日我才真真贯通到它的寄义。

  这时,病房里病友的收音机里,传来了我熟知且百听不厌的歌声:没有什么可以或许否决/你对自由的憧憬/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穿过幽暗的岁月/也曾感想倘佯/当你垂头的瞬间/才觉察脚下的路/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雕残/蓝莲花……

  许巍那忧郁、降低的歌声在病房里回荡。我轻轻拭去弟弟脸上的泪花,心里一遍又一各处念叨:弟弟,我要送你一束蓝莲花,没有什么可以或许否决你对自由的憧憬。弟弟,你莫忧伤,你要振作坚定,我愿陪你一起穿过幽暗的岁月,我愿你心中盛开着永不雕残的蓝莲花!

北京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吗癫痫病如何预防武威治癫痫病在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