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菊韵】那年,我穿上了绿军装(散文)_1

    1972年冬,还没高中毕业,刚满17岁的我,遇上了人生的第一件大事——冬季征兵。我的心马上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当兵去。当兵,是那个时候年轻人的梦想。尤其是,穿上绿军装,戴上红五星,红...[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祝福丁香】老屋的土房(散文)

    老屋的土房,我很清楚的记得是父亲一九六六年盖的。那时父亲新申请了一院庄基,由于经济困难,一直拖着。二年、三年过去了,直到老屋住的三家,为鸡毛蒜皮的事闹矛盾,淘淘气气,父亲一气...[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古韵今弹】走遍建昌——苇汰沟

    魏家岭乡的孤山子村和柴木沟村位于该乡北部,两个村共有二十七个自然屯,零散地分布在一条纵长四十里的山沟内,一条小河从沟里淙淙流淌而出。早年间,沟里遍生芦苇,所以这条沟叫苇汰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人间百态(散文)

    “滴铃铃,滴铃铃。”随着一阵闹铃的急促叫唤,我急忙从被窝爬起。随意穿戴,冲进卫生间,麻利地洗脸刷牙。马不停蹄地冲入厨房,有条不紊地给家人收拾早餐,并不间断地喊叫老公和儿子。早...[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纸墨江山,行走笔尖(散文)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不经意间就从指缝悄悄地溜走。在我还来不及对镜画眉梳妆打扮时,时间就悄悄地爬上了我的眉梢;在我还来不及挽起及腰的长发时,时间就悄悄地挑染了我的秀发;在我还来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冰心】幸福的日子(散文)_1

    一自从知道世界上还有幸福这个词以后,这个词就挂在我的心头,不断漂荡。幸福的概念就在岁月的流逝中,一点点地显现出来,成为特定的人生感悟和生活享受。当然,如果要将幸福的指标意义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当我不被删除脑袋的时候(散文)

    我是很少关注时政的,尤其在家里的时候。我宁愿活在我博客的风花雪月中。可是当我知道连我喝的茶都有毒的时候,除了把茶水的第一泡倒掉,我还想问,为什么?当我知道面粉添了好看却致命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祝福江山】我的书法老师(散文)

    我的书法老师————和高秉章老师一起的日子散文随笔是随着感情在记忆的莽原驰骋青春赛车时的流光溢彩。回忆在成长的岁月和经历中总会像百年陈酿一样甘醇馨香,令人陶醉。前几天看见一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琅琊榜】做一个,妈妈(散文)

    记得好像是《红楼梦》里说的,女人结婚前是无价宝珠,结了婚就渐失光华,慢慢变成鱼眼睛了。一直想不通,觉得这是对女人最大的侮辱,凭什么一个人从这个门槛迈进那个门槛,价值就发生如此...[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守望花开】生命中最重要的是健康(散文)

    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自己的文字中,努力寻找着人生和生命的关系哲理,都苦于没有准确的答案,特别是写完《挑战生命极限七次之后》,总觉得自己的文字意犹未尽,有点不尽人意。今天偶然...[阅读全文]